生猪养殖究竟是怎样一门生意

首先,生猪养殖具不具备一般意义上的“规模经济”?也就是重资产制造业随着规模扩大,单位固定成本会被摊薄,单位变动成本不变,这样单位总成本会摊薄(此处暂时不讨论费用,假设单位总成本=单位固定成本+单位变动成本),也就是呈现“规模经济”的现象。但是,养猪基本是完全反着过来的,行业里面比较优秀的企业,单头产能投资额大约1000元,10年折旧,单头每年的固定成本大约就是100左右,在总成本中的比例只有10%左右,也就是规模对固定资产基本上不具备什么摊薄作用,因为占比太低。而变动成本占比90%以上,如果算上费用之后,更是可以高达92-95%,也就是单位总成本决定量是单位变动成本。

(备注:其中18年牧原仔猪占比8%,仔猪成本大约相当于成年育肥成本的25%,牧原单头成本计算完成之后,模拟上再乘以1.05的系数)

从单头总固定成本来看,牧原是8.5%(考虑生产性生物资产后更少),温氏是2.7%(考虑农户的猪场投资后,会变高一些),从百分比来看,下降空间很小,不会成为单位总成本的主要矛盾。

单位变动成本牧原占比91.5%,温氏占比97.3%,问题就出在这个地方,下面这幅度就是这个生意的症结:

从上面这幅图里面,我们会发现摊薄在单头猪里面的变动成本是一个矛盾综合体,不具备单一自变量推导因变量的情况,而更像是复杂自适应系统,自变量之间相互影响,自变量之间互为因果。具体演绎如下:

静态评估:

1、分子里面单头为生长环境所需其他费用提高,比如更好的消毒,更好的通风,带来了猪生长环境的改善,会带来分母里面猪全程死亡率的降低,也就是分子是提高的,分母是提高的,对单位总变动成本的影响是未知的,或者至少是需要探寻的。

2、分子里面单头为生长环境所需其他费用提高,比如更好的消毒,更好的通风,还带来了疾病的减少,单头所需疫苗/药品是减少的,也就是分子里面的一项是减少,一项是增多,对单位总变动成本的影响是未知的,又是需要探寻的。

3、分子里面单头为生长环境所需其他费用提高,比如更好的消毒,更好的通风,带来了生长环境改善,猪的健康程度提高,生长速度提高,单头所需饲料减少,对单头总变动成本的影响是未知的,也是需要探寻的。

4、分子里面单头所需药品/疫苗费用提高,猪打得疫苗更多,理论上预防性会更好,能预防更多疾病,各种药品的及时补给和治疗,也是会降低最终的全程死亡率,但结果是分子提高,分母也提高,对单头总变动成本的影响仍然是未知的,还是需要探寻的。

5、种群如果是杜洛克,生长速度快,瘦肉率高,适应性还强,从单批次来讲,全程死亡率会更低,单头所需饲料更少,总变动成本降低。

……

动态评估:

猪是活的,如果仅仅是追求单批次的成本最低,问题已经比较复杂了,但是,没人养猪只养一批次,下一批次,再下一批次……。既然是养殖行业,就涉及到繁殖问题了,杜洛克作为单批次固然是上层选择,但是母性差,繁殖效率是一个大问题,下一批次就没法连续了,这也是大白/长白和杜洛克杂交的原因,也就是种群在动态和静态里面所起的作用是矛盾的。

假如种群在遇到危机的时候,种群正常的恢复速度是比较慢的(类似传统意义上的供应链刚性),三元母猪吸收了杜洛克的基因形状之后,繁殖效率是大打折扣的,并且随着胎龄的上升会更加明显,所以传统的育种体系的“供应链是很刚性的”。如果二元母猪继续跟大白/长白继续杂交得到的品系不能成为三元,但也不是纯种的二元,理论上繁殖效率就会比三元高很多,但是生长速度也许是比不过三元的,因为没有继承更多杜洛克的基因,但是种群恢复速度会很快,因为“伪二元”代可以直接因为繁殖效率高选为父母代,进而提高了“供应链的柔性”,也即是种群的恢复速度。

这里面又涉及到一个问题,不同种群的猪对饲料的最佳配方或者最佳搭配是不同的,不同时间段也是不一样的,不同的喂养甚至可以避免一些种群的缺陷,还会导致生长速度不同、出肉率不同,最终单头需要喂养饲料不同。

我们重新回到上面这幅图:

静态与动态的矛盾,外化出来就是“发展与效率”的矛盾,各个自变量之间的矛盾。任正非说公司的管理哲学就是“乱中求治,治中求乱,在发展中求平衡,在平衡中求发展”,养猪看似一个没有门槛的行业,实际这里面蕴含了太多不叫专利的“know-how”,从静态来讲,是有企业能在其他所有可变成本不变的情况下,外化的全程死亡率比另外一个企业低5%,甚至10%或者20%的,在这次非洲猪瘟的养猪把这里面的“know-how”函数效应放大了,增加装备水平、增加消毒、增加防疫、改善生长环境,本身就会提升很多单头所需其他费用,死亡率虽然降低,但是总成本可能会相对疫情前大幅度提升。

兼顾“发展和效率”矛盾的种群选择是需要大量选择和迭代的,而种群的特征又是需要饲料喂养方式、配方进行配合,生长环境又是需要猪舍设计、准备水平相配合,而这些“最佳耦合”状态全部由人去执行,这里面的执行力要求极高。

无数个齿轮的高度耦合,说明这里面蕴含的巨大“know-how”,而这些“know-how”在能繁、断奶、保育、育肥等环节中需要极强的执行力,这个行业不存在传统意义上的“规模经济”,但是存在芒格曾经说过的他认为的规模经济定义:规模经济是指生产越多的产品,越能更好的生产这种产品,本质是一种学习曲线,而这条学习曲线的勾画需要极强的创新和执行力,宝藏里面的“know-how”需要持续创新和进取,需要学习中纠错,纠错中学习,而这一切又需要极为严格的执行能力保驾护航。

总结:养猪看似一门不起眼的生意,因为里面蕴含无数齿轮的耦合关系,蕴含巨大的“know-how”,要把猪养好,还需要极强的执行能力去实施,不能出岔子。“know-how”构筑的护城河还可以继续迭代,自变量之间的复杂自适应关系以及兼顾“发展和效率”的矛盾让护城河非常深厚,未来不光是企业和农户之间,不同企业之间也会天差地别。

$牧原股份(SZ002714)$ $温氏股份(SZ300498)$ $新希望(SZ000876)$

极速排列3转发:56回复:46喜欢:107

精彩评论

闲散漫步02-14 17:06

为什么很多人感觉没门槛呢?因为太贴近生活了,在农村的几家没养过猪。但做过的才知道风险一样很大,同养鸡一样,普通散户养的周期很难把握,周期价格已经是风险了,本身的疾病风险更大,那可是一窝窝的死,有时还搞不懂什么原因,所以一定要隔开,能避免群体传染。包括粪便处理,猪栏清洗,不同阶段用药都讲究。 饲料这块没规模的自己去拉,有规模的别人卖饲料的才给你送到,有规模才给你赊账,自己也可以配饲料,也要规模才行。总之别人要的是稳定和规模,才能给你谈价格。规模上来了面临的风险和专业要求更高,不然代价非常大。 现在是养猪要离居民有一定距离要求,如果气味影响了周围居民一样被处理,什么用水,用电,冬天,夏天的事完全不同,具体到细节上都是变量,很操心费事的,龙头地位完全的碾压一切中小户$牧原股份(SZ002714)$

猿目02-15 02:16

一个疑问,既然里面这么多know how ,我们怎么去判断谁家做得更好,好多少,能维持多久?如果连我们都能够回答上述疑问,那么是否说明里面的护城河不够深?如果我们不能够回答,那我们真的懂了吗?

潘亚军02-15 00:40

罗总对规模经济的解读有新意,学习了

总结一下我的理解,不知道准不准确?生产一种无差异化的产品,要想建立起竞争优势,那肯定是靠更高的效率,更高的效率来自更好的学习曲线。也就是更优的学习曲线构成了企业的护城河,尤其是这个事情本身很复杂,需要大量的know how时,学习曲线的差异会让成本的差异更明显。

节能主义者02-14 16:09

写得很好,牧原是垂直一体化的系统工程,其它猪股最多算横向平台整合,如今早已冰冻百尺,差太远。

全部评论

暖雨微凉guo02-27 21:44

蕴含巨大的“know-how”,和“know-how”构筑的护城河,自变量之间的复杂自适应关系以及兼顾“发展和效率”的矛盾让护城河非常深厚。

牛头向北02-20 20:56

虽然看起来很费解,但是确实把养猪行业的核心的问题说清楚了。

我的收藏夹02-19 13:36

俗语说谁起好生意常说,人家的生意别人比不了,人家干的时间长了。  里面就是这个意思,牧原股份就是长时间实践探索养猪技术,从中积累的一套相当完备的各种细节知识经验,这不是别人短时间能学到的。因而就是一种护城河。

yutengnk02-19 11:19

good job